是赛虹桥派出所警官发来的

2020-03-14 09:03

“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好。”梁女士告诉记者,她和丈夫是河南人,在安德门花卉市场做生意,这笔钱是准备打给供货商的。“我们辛苦一年,挣的也就二十来万。”

昨晚6点半,失主梁女士赶到了赛虹桥派出所,而此时武学德也做完笔录出来了。在派出所里,当着民警的面,武学德将13万现金交给了梁女士,双方清点无误。

路过的几位市民也注意到了皮箱里红色的现金,瞪大了眼睛表示吃惊。

下午4点多,记者在派出所旁边停车场门口见到了两位民工,一位叫李定海,一位叫武学德,而捡钱的据称就是武学德,今年48岁,安徽宿州农村的。看起来武学德神情焦虑,一脸愁容,头发乱蓬蓬的如同蒿草,外面一件单薄的棉袄,里面只有件衬衣。两人的脚下摆着一个行李箱。

赛虹桥派出所一位负责人表示,这件事已经处理完毕,结果完满。从法律上讲,这笔钱是遗忘物,失主通过多方工作,也知道是民工捡到的,此时拒不归还就构成侵占,但这属于自诉案件,失主只能到法院起诉。因此民工能够将钱还回来,说明社会正气还是主流,应该予以肯定。

李定海说,第二天他有事找武学德,发现对方关机了。到了傍晚,他在安德门一根电线杆上看到了一个启事,上面讲述有人丢了一笔巨款,启事上有视频截图,上面的男子看起来有点像武学德。

“我真的不是坏人,我承认纠结过,不过这笔钱我是不会拿的。”武学德说,只是这场奇遇让他碰到,自己也很意外,“能有几个人会捡到十多万的现金!”

“一共是13万,有8捆是一万五一捆,还有一捆是一万元。”李定海说,这个行李箱是武学德的,原来装钱的包已经被丢掉了。不过那个包里的东西还留着,记者看到有一张是1月8日时存入农业银行11万元的存款凭单,还有一张南京市民卡。

武学德告诉记者,他的妻子以前也在外面打工,不过十多年前就不再回来了。他自己抚养两个儿子长大,如今大儿子24周岁,小儿子21周岁,都没有成家。

李定海说原本不知道捡钱的事,后来他才了解到经过。武学德不善言辞,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1月17日晚上,他吃过晚饭,在安德门100路底站附近散步,在花卉市场门口看到地上有个红色的女式包,就捡起来拿走了。

现代快报记者问他:“捡到这么大一笔钱,心里纠结吗?”“当然纠结了。”武学德说,捡到这么大一笔钱,自己第一时间根本就没敢声张,也没敢告诉任何身边的其他民工和朋友,一个人把钱装在皮箱里,就开始四处转悠。其间,他到了江浦,然后又到了河西,甚至还准备到禄口。他住在小旅馆,行李箱从不敢离身,“钱存在银行倒是安全,不是自己的,哪敢啊?”

记者了解到,像武学德这样在安德门打零工的,自己挣点钱还要开销,一天的工资也就是150元左右。如果一年能攒个三四万,那就是非常好了。李定海认真地给记者扳指头算了算,要挣下13万元,至少要干三年时间!

随后现代快报记者陪同武学德进了赛虹桥派出所,讲明了事情来由。民警随即带武学德去做笔录,并立即通知失主:“人家把钱送回来了。”

现代快报记者看到了武学德的身份证,家庭住址在宿州市埇桥区的一个村子里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安德门半年左右了,工作不好找,断断续续干了三次活,一共挣了4000多元。最近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活干了,加上到了年底,他已经在考虑回家过春节了。

捡到13万?农民工?听到这个信息,记者将信将疑,为了一探真假,记者抓紧赶往雨花台公安分局赛虹桥派出所,李先生和他的朋友在派出所附近等着呢。

“我们就担心,失主要是厚道还好,万一要说是丢了十五万、十八万,怎么办?”另外他们也担心,警方会不会认定他们是偷的,害怕到了派出所就给抓起来。

次日,他继续拨打武学德电话,但是仍然没有开机。直到昨天上午,他才打通了武学德的电话。

记者看到了武学德手机上的一条信息,是赛虹桥派出所警官发来的,时间是1月19日下午4点多,信息内容大意是:“你不要犯糊涂,这笔钱不是小钱,给你三天时间,到派出所把钱还了,否则要追究法律责任。”由于关机,实际上这条信息,武学德是20日早晨才看到的。

在派出所里,梁女士对武学德表示了感谢,她说,这笔钱丢了,自己肯定就过不好年了。民工兄弟捡到了钱,又归还了,她非常欣慰。“这两位民工师傅,都是好人。”

“钱数额太大,他哪敢拿啊!”李定海说,昨天他得知此事,赶紧和武学德碰面,中午一起吃了饭还在商量,下午就开始找到附近秦淮区的一家派出所,对方告知,此事应该由雨花台分局来处理。下午武学德心绪不宁,还到网吧坐了会。

“钱就在里面,我也没看过呢!”李定海说,随后两人打开皮箱,在一堆旧衣服下面掏出三个报纸包,一个个打开后,里面装的都是一沓沓捆扎好的百元现金。集中在一起,厚厚的,一看应该就是从银行才取出来的。

李定海是扬州人,他和武学德认识是在去年6月份,两个人最近都在安德门劳务市场门口找工作,“我在禄口干活,带过老武,我们就熟了,是好朋友。”

李定海表示,他们找现代快报记者出面,其实就是想证实一下还钱的过程,另外就是希望派出所不要认定武学德犯罪。

“我捡到了13万!”一开头,武学德就这样对他坦白,“你是开玩笑吧?”“真的,我没骗你。”

记者了解到,警方通过前期工作,也基本锁定了武学德就是捡钱的人。

在此过程中,记者注意到,无论是李定海还是武学德,眼眶都是红的,武学德的手还在发抖。不过听到感激的话,他们的脸色明显舒展开了。

“怪不得外面张贴寻人启事,我看着像你呢,看来就是你啊。”“是吗?还有启事?”老武有点没想到。

“当时觉得里面可能有钱,因为沉甸甸的。”武学德说,他后来打开一看,被吓坏了,里面竟然有一捆捆的百元大钞。一瞬间,心里翻江倒海,当晚他就离开了安德门。

昨天下午3点,现代快报96060热线接到李先生的电话,称“我朋友前几天捡到十几万,希望快报记者能够陪同到派出所做个见证,把钱还了。”在电话中,李先生称这笔钱是在安德门附近捡到的,他们俩都是外地农民工。

说起丢钱的过程,其实也是阴差阳错。梁女士说,17日当晚,他们决定到银行去打款,在开车准备出市场停车场时,前面一辆车刷卡时够不着,当时梁女士丈夫带着四岁的女儿一起坐后座,见状就下去帮忙,在开门的瞬间,放在后门边的包掉了下去,并且正好滚到了车肚下面。